宝贝,不哭!——响水县六套中心社区无户籍人员“大走访”纪实
作者:高春凤    文章来源:文明响水    点击数:38    更新时间:2017-09-07

 

  自“大走访”、“回头访、重点访”活动开展至今,响水县六套中心社区针对“无户籍人员”的排查与问题化解工作始终同步进行,共锁定辖区内无户籍人员21例。为更高效地解决这一民生问题,党工委研究决定,按形成原因对全区21例“无户籍人员”实行分类汇总,以精准识别、分类施策为原则,逐一化解。其中10例16周岁以下的适龄儿童将成为第一批落户对象。 

  10个孩子10段故事 

  他们中有刚出生10天的婴儿,也有小学六年级的少先队员;有政策外生育子女,也有非婚生子女;有出生证丢失的,也有在家自然分娩的。看似不一样的原因造成的结果却是惊人的相似:无户籍、无正式学籍、即将面临失学。一张小小的户籍登记表,已然成为这些孩子童年里不可触摸的痛楚。 

  为赶在9月1日秋学期开学前,解决孩子们的户籍问题,社区党工委书记林云松同志先后四次召开会办会,抽调我和辖区派出所所长王兵、户籍警吴亚运、辅警李义强组成临时工作组。工作组通过走访小孩出生医院、座谈产房医生、调取出生记录、抽取血液样本、走访同村知情人等程序,一点一滴搜集着孩子们办理落户的重要证明材料。 

  工作组所到之处都受到了相关单位和个人的积极配合,工作开展十分顺利。 

  首个幸运儿  调皮的黑小伙 

  还记得在《纪实一》中出现的安安吗?那个黑黝黝调皮的小家伙,因为父母亲拒绝领结婚证,而成为非婚生育子,即使手持出生证明,按照规定也无法办理落户。 

  文章发表后,小安安的情况立即引起社区党工委的高度重视。通过工作组的走访调查,形成基本调查资料,可是在户籍警吴亚运看来,没有亲生母亲的座谈笔录,事情似乎总有些美中不足。 

  正当我们犹豫是否要请示上级直接给孩子办理落户时,村干部的一个电话令我们兴奋不已“孩子的妈妈回来了!” 

  2017年8月23日,上午10:30我在派出所见到了这位年轻的妈妈。 

  年仅21岁的她穿一件泛黄的白色连衣裙,踏着拖鞋露着脚丫抱着孩子,不到1米5瘦小的个头、咖啡色的皮肤、凌乱拢起的马尾、眯缝着眼睛斜视着我们。 

  我一直与她保持5米左右的距离。内心来讲,对于这个女人我并无好感,一个连自己亲身骨头都可以无情抛弃的女人,至少是一个不称职的母亲。但看着安安小鸟般依偎在母亲的怀里,安静、恬然,眼角虽挂着泪珠,笑容却像花儿一样,我有些动容,毕竟她是妈妈! 

  10:45,我们开始给孩子妈妈做笔录,询问孩子出生情况,核实小孩姓名和具体出生时间,签署落户申请、承诺书等相关材料。全程妈妈都很配合,同意孩子户口落在男方名下。但对于领结婚证,组建家庭的事情,她只字未提。的确,这是一个自愿平等的社会,我们无法强求一个女人因为孩子而选择结婚,但作为一个成年人在做任何决定前,总应该考虑负起最起码的责任。 

  12:40,从户籍室里递来一张《常住人口登记表》,爷爷祝X权接过这张来之不易的淡蓝色纸片,一度哽咽。他蹲在角落里,双手捧着卡片,喃喃地一遍遍念着上面18位的公民身份证号码:“32092120150820XXXX……”三年了,孙子的户口问题终于得到了解决,老人激动地握着所长王兵的手,连声道谢。 

  安安的成功落户,是工作组的第一个成功案例,同时也为我们解决同类型的非婚生子女户口问题提供了标准参照,缩短了工作周期,同类型的其余5个孩子也有望在8月28日前拿到户口登记表,工作组成员无不欢欣鼓舞。 

  最小的女主角 粉红色的小天使 

  王X语,走访对象中年龄最小的孩子。 

  4月份第一次会面时,她才刚出生10天,是一个粉嘟嘟、软乎乎、安静地睡在摇篮里的小婴儿。 

  妈妈王某左告诉我们:2014年她与孩子的父亲通过网络相识后恋爱。2016年10月1日结婚(正式同居),2017年4月15日在滨海县正红镇卫生院生下了女儿。实际上,来自云南的王X左,也无户籍,本身就是我们的走访对象。因为分娩时无法提供身份证件,孩子只有出生记录,不能办理出生证明,这个家庭一下子出现两个“黑户”。 

  无辜的孩子一出生便被迫成为实际意义上的“黑二代”。这样的情况并非特例,据统计全区同类型无户籍儿童3例。工作组将这一“父母无结婚证、小孩无出生证”的类型定位为“双无儿童”。 

  如何杜绝 “无户籍”现象形成可怕的“代际传递”,关系到孩子的未来、家庭的幸福和社会的稳定。 

  “双无儿童”落户的要求更严格,程序更复杂。除调取出生记录、防疫记录,走谈相关知情人外,面临的首要问题是证明儿童来源的合法性,为此必须采集本人血样到全国公安机关的打拐数据库中进行DNA对比,排除被拐儿童可能性,必要时还须提供《亲子鉴定书》。 

  截至8月27日,3例“双无儿童”已全部完成基因对比和资料采集工作,处于上级机关审批阶段。 

    

  擦干泪水 还你彩色的童年 

  刘某浩,一个12岁的小学五年级学生。 

  暑假本应是孩子最开心快乐的时光,可他却每天心事重重。 

  十年前父母离异后母亲离家出走至今下落不明,父亲因吸毒被强制戒毒2年,刘浩与独居的奶奶相依为命。 

  奶奶刘某谈到孙子户口问题时情绪激动,流着泪拿出了一个塑料袋,里面装满了杂乱无章的证明材料:“孩子放学回来就哭,老师说没有户籍,没法升学,以后可能就不能读书了,我一个不识字的乡下老太婆,不知该怎么办,这下好了,你们来了,我孙子的事有希望了……”说话时,刘浩就安静地坐在奶奶旁边。 

  一段异于常人的坎坷童年,让他有了同龄人没有的成熟,眼睛里充满的期待叫人心疼。户籍警吴亚运在这包字迹模糊,残破不堪的纸片中仔细地寻找着有价值的线索。可惜,孩子出生证遗失,且父母没领结婚证,找不到可以证明刘浩出生的任何记录,这也正是孩子一直不能办理落户的原因。 

  突然细心的小吴眼前一亮,一张六套卫生院出具的“出院证明”令人振奋。刘某浩是2006年在六套卫生院出生的,是不是可以在医院妇产科找到记录呢?要是那样就太好了。 

  可是卫生院经历过两次搬迁、人员频繁调动,且10多年前网络系统也还没有完全普及,2006年的出生记录还能找到吗? 

  8月25日下午3:30,工作组来到六套中心卫生院,说明来意后防保所程所长带着我们走进档案室。 

  在狭小闷热的房间里逐一仔细地翻阅着一本本老档案,生怕一处遗漏。5个人经过3个多小时的努力,终于在一本布满灰尘的《分娩登记簿》里,找到了刘某浩完整的出生记录:父母姓名、出生时间等重要信息跃然纸上。更令人惊喜的是,我们甚至找到了当时接生的产房医生和刘某浩的免疫接种登记记录,真是太宝贵了,这已经完全可以证明孩子的身份信息。 

  顾不得下班时间,工作组迅速给医生做了询问笔录,连夜在系统中提交户籍申请。 

  次日上午9:00,我们通知刘某浩奶奶过来领取了孩子的户口登记表。 

  困扰了祖孙三代10多年的户口问题,想不到因为“大走访”活动,仅仅用了3个月时间就完全解决了,奶奶激动地热泪盈眶,连声说:“共产党好!共产党的政策好!” 

  一份公开承诺,带来火红色的希望 

  2017年8月24日,响水县公安局的微信公众号“盐城响水公安微警务”发布了一篇《公开承诺》,内容为:“为推动大走访工作深入有效开展,充分彰显公安机关为民服务本色,我局承诺:2017年9月1日前,全部解决我县适龄儿童无户口问题;10月1日前解决我县成年人无户口问题。请尚未办理户口申报工作的居民,主动到辖区派出所办理。我局将本着方便群众、从简从快的原则,尽全力解决群众无户口问题。” 

  红色的页面上庄严的警徽闪闪发光,这是火红色的希望,这是无户籍人员美好的憧憬,更是孩子们金色的未来。 

  短短的133个字符,拉近了群众与党和政府的距离;浓缩了“忠诚、奉献、务实、创新”的江苏公安精神;彰显了公安机关站在社会公义角度人性化执法的姿态。 

  短短的133个字符,为工作组成员注入无限的信心和动力;也为 “无户籍”群体和关心这一群体的社会各界带来希望和憧憬。截至8月28日10例“无户籍”适龄儿童已经全部办理落户手续,其中4人现场领取《常住人口登记表》。 

  为响水县公安局这一利民举措举双手点赞! 

    已经或即将成为一名合法公民的孩子们,幼小的他们也许还无法理解卡片背后承载的意义,无法记忆小小的卡片上倾注了多少叔叔阿姨的心血和付出,但党和政府对于这一特殊群体的关注和保障,将会通过一个又一个真实的案例不断传播下去。属于孩子们的故事,都应该有一个美好而温馨的结局……

  • 上一篇文章:

  • 下一篇文章:
  • 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
    Copyright © 2014  主 办:响水县文明办   苏ICP备10072772号
    地址:江苏省盐城市响水县城双园路188号  电话:0515-86884942  传真:0515-86782278  电子邮箱:xsgjg@163.com